2022年5月17日 星期二

「閒言碎語」(gossip)原來是親友團

 最近在補充與性別相關的知識,看到《母親的歷史》這本書的第七章提到,「閒言碎語」(gossip)本來的意思是參與生產的親友團,到了十八世紀才轉為「閒言碎語」的意思。

書裡面提到,gossip 或者是 godsip,都是指女性。

但是我查了牛津詞典的gossip,其來源是來自於古英文的godsibb,原意指的是「a person related to one in God」,如教父、教母或洗禮時的贊助者。這個字是由God加上sibb(親戚)所組成的。

到了中世紀,轉為「密友」(close friend)、「可聊天的對象」,到了十九世紀,gossip就成了「閒話」(idle talk)的意思了。

2022年5月5日 星期四

黑若斯達特斯(Herostratus)的名譽是什麼?

 

阿耳忒彌斯神殿的模型。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

最近看書看到一個為了要出名不惜焚燬阿耳忒彌斯神殿的人,他叫做黑若斯達特斯(Herostratus)。

在西元前365年7月21日,他做了這件事;因為他大方的承認他做這件事就是為了出名,所以當時的政府下了命令,不可以提他的名字。

但是所有的書都提到他。英文裡面甚至有個片語Herostratic fame用來指不擇手段得來的名譽,而德文直接用他的名字來指那些熱衷於追逐名聲的人。

我覺得這類的詞彙,就是我們外國人學語言的時候最大的進入障礙;就像外國人學中文,遇到成語應該也是很頭痛吧?

黑若斯達特斯不僅是燒了神殿,神殿中有一本由赫拉克力特寫的書也同時付之一炬。

參考文獻:

Irene Vallejo,2021,書頁中的永恆,究竟出版。

2021年8月23日 星期一

Abracadabra的起源竟然是瘧疾

 

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

第一次聽到abracadabra這個咒語,是在迪士尼卡通《阿拉丁》(Aladdin)裡面的歌曲。當時也沒有太多注意,只覺得真像繞口令。

最近看到朋友分享了一本書(《傳染力法則》)裡面的內容,才知道abracadabra竟然最早是用來治療瘧疾的咒語。

查了一下維基百科,上面提到,根據《牛津英語詞典》(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),abracadabra最早出現於西元二世紀的塞雷納斯·薩莫尼庫斯(Q. Serenus Sammonicus,?-212)的書 Liber Medicinalis裡面的詩,源於希臘文。也有其他的說法認為它源於希伯來文(Hebrew)、阿拉姆語(Aramaic)、拉丁語或希臘語,意為「我說時我創造」。另外也有人認為它類似於希臘語的ΑΒΓΔ。

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

在薩莫尼庫斯的書裡面的第51章,abracadabra被寫成一個三角形(如上),讓瘧疾的病人當作護身符隨身攜帶,以趕走瘧疾(顯然無效)。後來的人,顯然發現它無效,就拋棄了它。現在這個詞多半都是用來做舞台效果,聽起來有點酷。

參考文獻:

Abracadabra. Wikipedia.

Abracadabra.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.

2021年3月26日 星期五

【題外話】從華人的姓氏英文拼音看起源

 今天在聽clubhouse上的「全球串連早安新聞」時,剛好主持人提起外國人常常發不出中文姓氏的音,就想到其實華人姓氏拼音五花八門,有些連我們自己都拼不出來!

最好的例子就是「黃」,在北京話拼做Huang,但是東南亞一帶幾乎都拼做Ng,要怎麼念呢?

黃在廣東一帶則是拼做Wong,澳門則因為用葡語拼音,而葡語沒有W,所以拼成Vong。據說在澳門黃、王、汪都拼做Vong。在金門姓黃的有的拼做Wee,可能是閩北話。台語也是Ng。

其他的例子如:

鄭在北京話拼做Cheng,但是東南亞一帶常拼做Te,新加坡拼做Tay,日本拼成Tei。馬來西亞則拼成Tneh/Teh。Tenn(台語)。

嚴在東南亞拼做Nyim、Ngim、Ngiam都有,北京話拼做Yan。Giam(台語)。

曾在北京話應該是拼成Zeng,但是我光是在台灣就看到Tseng與Tzeng兩種拼法,澳門則是拼做Chang,廣東拼做Zeng。Tsan(台語)。

伍與吳在北京話拼做Wu,但是廣東拼成Ng,新加坡拼成Ngo(據說日語的unngo是大便,發音跟Ngo一樣)。知名導演吳宇森雖然是香港人,但為了避免拍戲NG,所以把自己的姓拼成Woo。

薛在北京話拼做Hsueh,外國人老是念不出來。台語拼做Sih,廣東話拼做Sit。(所以廣東人姓薛的可以叫做Sit down please XD)

陳在北京話拼成Chen,東南亞一帶拼做Tan,新加坡拼做Tran,廣東拼做Chan。Tan(台語)。

張在北京話拼做Chang,馬來西亞有拼做Teo或Dew的,新加坡是Chiang,台語應該是拼做Tng/Tiong。

詹:Zhan (北京話) Chieng(馬來西亞)Tsiam(台語)。

蔡:Tsai(北京話)Chua(新加坡)Tshua(台語)

馮:Feng(北京話)Pang(馬來西亞)Pang(台語)

我的姓氏「葉」:Yeh(北京話,但一堆外國人唸成「E」)、Ip(廣東)、Iap(台語)。

其實中文的「ㄩ」、台語的入聲字跟濁音,外國人都念不出來。像我的名字的「綠」,在國外老被唸成「路」。

據說東南亞的姓名是在小孩出生後,醫院的護士問家長小孩的姓名,然後拼寫出來的;所以家長說什麼話,護士就會根據家長的發音幫小孩拼出姓名。也因此,所以也有發生手足的姓氏拼法不同(如上面提到的「嚴」在同一家人裡被拼成Nyim、Ngim與Ngiam的)。

雖然這些五花八門的姓氏拼音讓人覺得眼花撩亂,但有時也可以有類似字根的用途呢,看到姓陳的人拼做Tan,大概就可以猜出他來自東南亞,看到姓黃的拼做Ng也差不多是這樣呢!

2021年3月10日 星期三

自割(autotomy)

 

圖片來源:Sayaka Mitoh.

最近刊登在《當代生物學》(Current Biology)上的一篇文章,讓「自割」(autotomy)這個字又成為討論的對象。

所謂的「自割」,指得是動物在有必要的時候(比方說遇到掠食者)會捨棄自己的部分肢體(以蜥蜴來說是尾巴),來換取個體的生存。

這個字拆開來是兩個部分:auto- 與 -tomy。

字首aut(o)-源自希臘文的autos,是「自己」的意思(課本第二十課,p.221)。

其中字尾-tomy源自於希臘文的tome,意思就是「切」(課本第二十二課,p.239)。

所以字首與字尾合起來,就是「自己切」的意思,也就是「自割」。

海蛞蝓這種生物的自割被稱為extreme autotomy,因為牠會在身體被寄生蟲感染時,把整個身體(包括心臟)都切下來不要,只剩下頭的部分,然後這個頭可以在二十天內長出一個新的身體喔!不過研究團隊發現,這個能力僅限於相對年輕的個體,如果超過一歲半的海蛞蝓,就沒辦法這樣做了。

參考文獻:

Extreme autotomy and whole-body regeneration in photosynthetic sea slugs. Current Biology. https://doi.org/10.1016/j.cub.2021.01.014

2020年12月15日 星期二

史普尼克(Sputnik)是「旅伴」的意思

 

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

最近(2020年12月)俄羅斯要開始施打2019冠狀病毒病的疫苗,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他們的疫苗叫做「史普尼克」(Sputnik)?

這個名字引起我的注意是因為俄羅斯在1957年10月4日第一次發射人造衛星,那個衛星也叫做「史普尼克1號」(Sputnik 1)。

到底「史普尼克」有什麼特殊意義呢?我查了一下Online Etymology Dictionary(連結)發現,這個字原來的意思是「旅伴」(travel companion)。

它的字首s-是「一起」的意思;

而中間的"put"來自於古印歐語的pent-,是「走」(tread,go)的意思;

字尾的"nik"是「代理人」(agent)的意思。

所以合起來就是「旅伴」的意思囉~人造衛星會跟地球一起繞行太陽,所以說是地球的「旅伴」當然很合理。

如果沒有記錯,史普尼克1號應該是全世界第一個成功發射的人造衛星,也因為這樣,所以造成了美國與蘇聯的太空競賽:最後的結果是美國先登月。

當然在人造衛星上蘇聯是贏了美國,這是很值得紀念的;可能是因為這樣,所以連疫苗都要叫做「史普尼克」?

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

附生植物(epiphyte)不是復生植物

圖片來源:Wikipedia
熱帶雨林裡常見一些植物在其他的植物上生長,但這些植物並不是寄生在其他的植物上,純粹只是有點像無尾熊或樹懶趴在高大的樹上這樣的行為而已。這樣的植物被稱為「附生植物」,英文寫作epiphyte。

epiphyte其實是由epi- 這個字首與 -phyte這個字尾拼起來的。
epi- 就是「上面」(above),源自於希臘文的epi-;(請參考第六課(一)與課本第32頁)
-phyte 是「植物」(plant),源自希臘文的 phyton (請參考第十九課(一)與課本第207頁) 合起來就是「在上面的植物」,黏附在其他植物上面生長的植物不就是「附生植物」嗎?可不要寫成「復生植物」,那就謬以千里囉!
校園裡也常看到山蘇(Asplenium antiquum)附生在大樹上,亞洲的熱帶雨林常見的附生植物包括蘿藦科、鐵角蕨屬(山蘇就是這一屬)、槲蕨屬、鹿角蕨屬;熱帶美洲雨林的附生植物特別發達,包括鳳梨科、仙人掌科、巴拿馬草科等。至於非洲的熱帶雨林可能因為過去曾出現反覆的乾旱,較少看到附生植物。

鳳梨科的Tillandsia bourgaei附生在樹上。
圖片來源:Wikipedia
另外附帶一提的是saprophyte(腐生植物),如水晶蘭(Monotropa uniflora)等真菌,生長在死亡的動植物的殘骸上的生物。

水晶蘭。圖片來源:Wikipedia
saprophyte也是由字尾-phyte加上字首 sapr- 構成。sapr-源自希臘文sapros,意思是「腐敗的」(課本p.156)。
有趣的是,我們把這種植物叫做水晶蘭,因為它沒有色素,整個看起來白白的;它的英文俗名卻是「Indian pipe」(印第安人的煙斗),可能因為彎彎的形狀看起來像吧?
參考文獻:
陳玉峯。2010。前進雨林。前衛出版。ISBN 9789578016408。p.127